_始亂終棄ˇ洬

┐(´◔ ㉨´◔)┌ 看文的号君可能会搬贴吧上东西

AZREAL-癮

PART-1 -传闻-

“那么阿兹尔啊,你就简单的管理一下A区吧。”
胸口和袖章都别着二星一杠的军官说。
把个人简历给搁置在桌子上。随后人往办公椅上稍微摊了一些。思考问题的时候,FATE都喜欢摊着。
(阿兹尔……?莫名有些……)
暗金的瞳孔想瞅瞅这个新人的脸,无奈阿兹尔的脸是向下的。
“好的前辈。”
说着拿起小本本记录的阿兹尔。
“A区的人都很服帖,都是给你们这些新人练练手的。不听话的。你随意处置,嘛不要弄死弄残,很难收拾。别的话咱都能处理。”
“有时候你的辅佐警官会叫你帮忙你过去帮帮便是。”
[毕竟是被世界抛弃的地方,做什么都不会有人知道。]
“……”
“好的,知道了前辈。”
“很认真嘛,还拿本子记啊。(想到以前自己也是这么认真如今却不由得摇摇头)好好干。虽然高升也有希望,但……”(稍微不去想这个新人)
忽然露出诡异表情的军官接着说“出于什么,人们或许会做出令人诧异的决定。”(因为你是掌控者啊。)
【洬:哦呀,人们的心理就都在括号里了】
“别叫前辈了,我的名字并不方便透露,不过这些毒贩子瘾君子们都叫我FATE。”(因为掌握了他们的命运)
“命运的意思吗。”(我不是很信的啊)阿兹尔露出尴尬的一笑,祖母绿的眼睛咪了咪。
周围的一些贴金装饰品、泛光奖杯上映着鲜亮的绿色。
“噢对了,前辈。”突然想到了什么的阿兹尔“我今天来的时候,撞到了个犯人。但是他没在..监狱里面。”
“啊,别叫前辈。怪别扭。哦是个穿橘色衣服的人吧。”头也不抬拨弄着手说。
“是的。”挠了挠头“没关系吗,让犯人在外面。”
“那个啊,你别问我了。你去宿舍休息吧,明天见你需要辅佐的人,他会告诉你。”
“反正没什么危害性,让个疯子在外面撒泼,也没什么。”
(心再野又怎样呢。被扼住喉咙的鸟还能飞出去吗。)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了一分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那…”
“怎么了?还有事么?”低头看了看表,抬头说。(时候没到呐。)
“……那个…我..不是很..认得路。”尴尬的笑笑脸憋得通红。
窘迫的样子没有持续多久
“哦,没事的。”军官站起身,整齐的着装和略凌乱的桌面成了对比。招呼门口的警卫,“这垃圾地方很大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搞的这么大,管他。你们新人第一次来当然迷路了。有些地方我也没走过呢。”
“你,把这个辅警送到宿舍。”然后小声说,“那个人吃了东西没。”
“没有啊长官死倔着呢。算上今天是两天了…”
“怎么叫你们管的,不会强灌吗!”语气突然提高,接着意识到了什么,往阿兹尔那边张望一下。看到对方并没有注意到的样子,把语气拉低。接着说:“没事了,等下我亲自去。”
阿兹尔就站门口四处眺望,对FATE和警卫的对话不在意。他也不想拨弄手指啃指甲。(啃指甲什么的,小孩子干的吧。)
又是那抹红,突然闯入了视野,阿兹尔不想再错过。快速的揉了揉眼睛,并不是假的啊。
红眸好像是无神的到处看,但对上了阿兹尔的眼睛后。
红眸染上了一丝生机,熠熠的光辉播撒出来。但随后又晦暗了。
“红色,真是漂亮的颜色。”阿兹尔不禁喃喃。
「呐,你的眼睛绿色的啊,真是奇怪,但也很好看喔。」
对于这突如其来的声音感到诧异,左右偏头看,但旁边的人都没听到一样,继续吵着。
有些惊慌,但自我安慰道:
“脑子里发出的声音啊…什么啊。”
那双眼睛又消失了,原因是身旁的军官…
“是他吗…”白发的人无力的呻吟出一句。
“绿色的,真是好看呐。”两天不吃不喝,睁开眼差不多是极限。毒瘾也时常来展示一下存在感。
蚁蚀骨髓的痛感,一阵阵击打着脆弱又坚韧的神经。
“我们走吧,阿兹尔。”警卫挤了个笑脸。不知是冲着FATE还是阿兹尔。
“哦好的。”回过神来跟着警卫。
回头看了一眼…什么都没有。
(我认识的人,有红色眼睛的吗…好熟悉的感觉。包括那个突然出现的声音,是不是属于那个红色眼睛的人的。)
(啊,是不是要问下FATE前辈…有关那个红…还是算了。别再麻烦别人了。)
FATE转身看着阿兹尔和警卫消失在转弯处,向着红光出现的地方看了几眼,再看下阿兹尔的方向,笑的诡异。随后进入办公处。
(阿兹尔啊……的确是他啊。那双眼睛怎么能忘记啊。哼。)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owo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〖传闻:某个毒瘾制管的监狱,有些人天天对着这些犯人施暴。据相关人士透露,他们看到,穿着制服的军官殴打,并注射一些液体到犯人身上。甚者注射到了虹膜……更有些长的有姿色的贩子,为了再求毒品,为了能抑制瘾。不知臊的献媚。然后就是被些警官给……恩…毒瘾太大。却也有魅力十足不肯屈服,而被掌权者给私自囚禁……希望有人能制裁xxxxxxxxxxxxxx(意义同下。)〗
〖如果你看到橘色衣服的人,请不要去管他。他已经疯了,说话不结巴。是个警官。他把药液注射到了虹膜,他从不敢抬眼见人。他的眼睛是血色的另一只却没有了瞳孔。这也许就是报应吧。橘色衣服的人,真是可怜。飘来飘去,尸骨在哪。无人得知。他不伤害别人,只是喜欢吓人,有时有了嗜好他就是想杀人。,他疯了彻底疯了。他是谁?他是身穿橘色衣服的人。[洬:这里的他代指人可能是两个人。]〗
〖黑暗里的红色眼睛,如果你看到了。那你逃不掉了。是梦魇还是修罗。一切追随本心。传闻那监狱里的有种红色眼睛的人只有五个人(?)
有着红色眼睛的人,是恐怖的地狱死神呐。死神们的队伍,你要感受吗。xxxxxxxxxxxxxx「后文被某人用药剂糊掉了,什么都看不清」〗
↑↑↑以上,摘自AZREAL猩紅日報↑↑↑
报纸是到处贴发与散发的,发报人也很厉害,能一夜散布许多日报,也能一夜一间回收。
以上内容估计也是陈年旧事,被肆意的糊在墙壁上。
隽秀的小字让人不难看出写作者的认真。
日报内容不限制,什么都有,揭露黑暗什么的标题赤裸裸的写出来并不害怕高层来抓自己似的。
这个地方怎么会有专门的编辑之类工作的人,写这个东西的人,不会是狱警,他们一心想着怎么讨好高层人员。
那么大抵只能是犯人了。
什么人,敢这样呢。
是..什么人。
日报上许多内容对于此监狱并不有利,至于为什么高层管理并不作为。
便不得知了。
狱警也时常调侃这报纸,说它有时打脸这管理人员有时又捧他们。
不过是茶饭后的闲谈罢了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监狱厨师长托来一盘盘佳肴,FATE用膳时间到。 FATE把餐巾围到脖子上,白嫩的脖子上有些红色的抓痕。在面对阿兹尔的时候,将制服勒到脖子处。就是怕人看到这红痕。相较于以前这次他并没有那么饥饿,还节俭的每个菜都留了一些。“呼,真是丰盛的菜呢。下去吧,这些盘子会叫人送回去的。”FATE并不在意厨师长看到红痕略显吃惊的表情。
将帽子脱了的厨师长,搓了搓手,便出去了。
(真是的…官不大在这使唤人。呵那些贩子把这个条子传的多恐怖,呵也就这样吧。呵脖子上,估计是那位大人的杰作吧。)
红眸看着厨师长进去,出来。却没有将盘子拿走。差不多知道了接下来的事。
无奈的叹叹气,偏过身子,那抹红便隐匿于暗处。
FATE从他办公室特有的地理位置,看到了太阳,一步步的走下来。黑暗默默覆灭了整个天空,他的脸上也染一层疯狂。
“时候到了。”
(洬:md突然想写拥抱黑暗吧。)
『黑夜要到了。是狂欢还是……』
(FATE这个名字(不)意外重名,
所谓命运之上者,仍依旧难逃仲裁。)

AZREAL-癮

依旧是引子——

“吱…呀——”
前庭的破败铁门因为锈蚀再因风涌发出苦痛的呻吟,虽然是下午太阳耀着大地,里面却黑漆漆的,立马却也回应出阵阵声喊。
如梦似的回音…
一声、一声。
混杂尖叫,呻吟。
都是些极富有冲击力的声音。
都是些让人遐想连篇的声音。
“在这歇歇脚再去找人再赶路吧。”他们中几个人提议
“里面好像有休息的地方……再走走吧。”
旅人们纷纷点头应下,一丝丝品味里面传来销魂之声……并慢慢靠近那耀着温黄光线的地方。
如此之地,何乐不为。
突然眼前洒下阴霾。
有一道狠戾伤疤结痂在脸上的守卫一手拿着斧子,彪形身躯上的另只手提着的正是旅人们不见多日的同伴的头颅。
还在淌着血。
人们一动不动,一个个面色煞白,有的甚至身下已是一汪水渍。
但是他们都一动不动的。
源于恐惧,正如兔子遇到饥饿的狼。
动不了。
守卫缓慢移动着,头颅迸溅出的渣和血已把他的手染湿且红。
当他靠近了离他最近的那个人时候,他将斧子高高举起,嘴里不知道说着什么。
斧子上残留的血迹已经快要干涸,那么它即将感受新鲜血液的味道吗——
斧下的人以为自己死定了,面如死灰并闭上了眼。
突然旅人们看着这个巨人面目倏的狰狞,刚刚还有太阳缓慢落下而有的暖光的这个地方。
一瞬变得暗了。
夜幕降临了——
一瞬那些声喊都不见,只剩惨凄的悲鸣,和无助的哭喊。
胆大的人将头别到后面望。
望到那双傲世的血眸。
看不到丝毫情感却泛着清澈的感觉。
真是不好受。
————“噢?”————
[故事以某人的声音结尾。]

“啊真是热死人了,看着这破地方烦死了。要不是工资高……谁稀罕来这破地方。”(这地方怕是人死了消息都传不出去。)
土地是炽热的,带着暖人的醉意。人们不去感激,怪罪阳光的恩泽。
“那个..打扰了…”
梳着棕色马尾的男子鞠着躬,对着门口的守卫。
“迷路的人?”
“不是的…我需要进去…这…”(这是证……)
粗糙的汉子一指旁边,心里不耐脸上掩藏的很好。
“没看到牌子吗。闲杂人等——不得入内。”
恪尽职守的守卫脸上很严肃,看着这个小小的人,心却嗤笑一下,都是些什么人在里面。
啧,里面…可脏了。
都是些垃圾。
我真是倒了霉才在这破地方…
还有那些人……
唔……、、
想着身体微微颤了一下,鬓角甚至渗了丝丝细汗。
所以说这玩意是来找死的吗?
好笑。
男子挺起身子,闯入守卫眼的是墨绿的双瞳。
跃动着生命的样式。
“啊…我是新调来的…恩…辅警。您好,我叫阿兹尔。还请多指教。”
说着递上了装有照片和介绍的卡片。
守卫抬眼看了看阿兹尔,又看了看卡片。
干笑一声。
心想白白净净的人啊,呵来到这里干什么。
这种地方……真是……
噢被调来的啊,得罪了某个大人吧。
真是可怜。
抬起黑甲包裹的手,招呼卫兵将这道不坚固的门彻底打开。
绿色是抹阳光的颜色,和象征生命的绿叶是一样的。
墨绿会被煙没在黑暗中。
黑暗会被深绿弑杀抹灭。
谁为寇,谁为王。
阿兹尔伸手掩了掩太阳,祖母绿的眼睛微咪。
“唔…天气很好呐。”
这是光明给你的最后怜悯。
望你得胜而归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“吱……咔咔咔。”
锁链和金属的撞击,锈蚀和青苔在歌唱。
一般都是不完全打开的,因为守卫想让这白净的小生比较体面的进去。
毕竟是,最后再感受一下阳光。
毕竟那绿色的眼和姣好的面容也是深得他心。
守卫笑了笑,看着阿兹尔的步伐,慢慢融入了黑暗。
“估计又是一个冤死鬼呐。”发出感叹,招呼门口的人将门拉紧。
“咔嚓、咔嚓。碰……”
害怕不紧凑的门会让恶灵逃出来。
l但是那黑暗里怎会没有太阳l
什么都是相生息的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lll————
不能说是太破烂的地方,仔细看。才惊叹里面的装潢。刚进来步行不久就侧目并看到一些神奇的东西。
“监狱吗…从外面来看比较相似,这里面怎么…这么气派。”阿兹尔的疑问不是空穴来风。
黑曜石砌起的外壁,上面蒙了厚厚的灰,并不是正统的石头(?),上面有暗红的纹路。好像在渴求着血般,他们现在是黯淡的,缓慢的流动着。
青苔攀附在角落,一些枯枝烂藤绕着绕着石柱,好像是祭祀的地方。
小片灰黑的建筑坐落在不远处,再往前走走,就是片比较空旷的地方。
一来就看到如此景观的小辅警,开始胡乱想着事,例如一些早上吃了什么,中午午休了吗之类的闲杂之事。
路过石柱时,石柱依旧是平常的。
依旧是不起眼的。
心想着心不在焉的阿兹尔,撞到了一个身穿橘色衣服的人。
那人是缓慢跑着的,故意撞的阿兹尔,又不像是那般无聊的人。
是什么人呢,也无从得知。
“啊不好意思。”清亮的嗓音从阿兹尔嘴里传出,被撞的那人头也不抬,还紧了紧衣服。更低下了头。
走了远一些回头道“哟,又来一个白白嫩嫩的小警官啊。哈哈哈哈哈。不好意思刚还没发现……(快速打量阿兹尔,看到墨绿,红瞳愣神一下)嘛警官你的眼睛绿色的呐,真是好看。(顿了顿)
真是的…绿色的吗。那可真是………………”
最后几声却是极轻的。
如嘤咛般。又像是感叹。又有些不可明辨的意味。
阿兹尔大概是习惯了人们评论他的眼睛,纯洁的皎绿,现在透着的却是昏暗不着光的监狱。
可真有些嘲讽意味。
阿兹尔本想回头再张望一下,他却已看不到身影。刚刚那个橘衣的人仿佛是个意外,因为别的人穿着橘色衣服,都被关在牢门里。
“喂,你看到了吗!”
“那个眼睛…绿色的啊。”
“是啊,很珍稀的颜色啊。”
“好漂亮的颜色……”
“怎么会沦落到我们这。”
“大人们的心怎么说的准。”
“指不定哪天就高升了。”
“喂喂过来了。”
“别吵了……”
“FATE的接班人吗?”
“FATE还要接班的?”
“我指望是啊,看上去比那个变态好。”
“喂,这些话要被FATE咱们都得……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这地方设计的与迷宫一样,许多地方说没有人探知过是不为过的。
当然不排除,有什么奇异的东西。
有什么东西,需要……这个地方……这样的特殊保护。
是什么……
“搞什么。”无奈的环顾四周,说道。
阿兹尔…尴尬的…迷了路。
所以他开始乱转,这个监狱打造的更像一个迷宫。
一个专门,控制人的生死。将活人折磨为死人的地方。
或者嘛,让人生不如死的地方。
反正这个地方,从外面看,就是个黑暗的牢笼。
毕竟这里,政府不想去管理,半吊子的人来到这,认栽认命。虽然对外称,这是制管所(DU)是军事化管理……但里面的警官都对这些人干了什么,呵呵呵…无从得知。并且怪异的是,有些不是贩子的人依旧进了这里,原因有杀人,强奸。
倒变成混搭的监狱了。
走到了深处,更加昏暗的地方。
“咳咳咳。”压抑了很久的嗓子,终究是忍受不了这浓浓的烟土味,不适应和呛嗓子的感觉涌上来。
有些奇怪。阿兹尔这样想着眼角有了些泪花,模糊了眼睛。
模糊之际,他看到有双眼睛,看着他。
“红色的眼睛呐…真是很漂亮的。”心想着,擦了擦眼睛。却看不到了,他并不在意。
但在心里也留了个疑问的种子。抬眼发觉已经到了目的地。
对刚刚的红眸倒是有些遗忘了
“哦呀,已经到了门口啦。”
阿兹尔看看上面给的通知单写的“请找到FATE的办公室。”
已经到了门口了。
地狱或者炼狱的一个小小入口。
『没有人,能逃掉。』

引子结束

君臣(阿兹尔x泽拉斯)AZREAL-癮

简介:#(滑稽) #(滑稽)
作者这里浦以徹。(●—●)文章里括号里的洬也是咱
现代(暗黑风)(悬疑解谜风)
ooc,超重私设(针对阿泽!)

我觉得这是一篇玛丽苏
emmmm
多重结局,正文结局是BE(但我开了HE)
智障的套路当然要用,这就是一玛丽苏。

慎入!慎入!慎入!

对瞳色有很多描写。(大概是迷上了眼睛)
有原创人物(lz创的都是龙套,一般都会死。)
两个基友各自创了一个。(还扯上了锤石)
主要出场人物:泽拉斯,阿兹尔,雷克顿,内瑟斯,锤石,裴江寒,凯希(←这不是蓝孩子)。
[满足楼主私心这篇其实是all泽向的哇哈哈哈哈]
噢呀,泽拉斯眸子为血色,(蓝色)。
阿兹尔眸子为绿色,(棕色)
人物心理在()里
穿插一些诡异的东西(楼主的摸鱼)
小学生文笔的。
瞎鸡儿写系列……可能逻辑到后面就炸裂了<(_ _)>
那么。
(还有更新大概可能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久一更)
(毕竟高一狗……)
(完全不会分段。)
[逻辑问题请不要……大概私设+ooc……]
宁愿更番外都不愿意更新!
但是,这个坑不弃……嗯…
那么祝食用愉快!
(鞠躬)【图片】【图片】
【从贴吧搬运。】

————ROADING————
START`引子:
夜幕不降临的时候,这里是昏暗的,隐约可以 看见里面迸出温和的橘黄
仿佛里面有旅人落脚的地方
斥着人间暖意
夜幕降临的时候,这里是黑暗的,你不会希望 到这的
幕后的黑暗无人得知
与暗较暗,无意义之事
这是一个连月光都很少扑洒的地方
太多黑暗
一丝光,都不愿意怜悯于此。
是太阳不肯照耀,还是这有他所不敢面对的东 西——?
与光相背——
与影角逐——
——————记。